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新闻中心>行业动态
走出三下压煤困境 盂县东坪煤业充填开采探索实践

    东坪的出路在哪儿?
    现实的选择是对井田范围内的村庄实行整体搬迁,这也是几乎所有的煤炭企业在解决“不可采”资源时选择的办法。
    作为企业的董事长,史向军说,这样的工作无论对于企业还是政府都是一项不小的考验。
    之前,史向军担任附近石店煤矿矿长,为了解放附近孙家庄村井下200多万吨资源,企业依托当地政府做了很长时间工作,包括修移民新村。前期承诺全部兑现,但是当企业要举行开工典礼时,老百姓地里的庄稼依然长势良好。
    事情最后得到解决,“虽然我们没有什么错,但是站在道义的高度,企业还是丢了分”,史向军说。
我省煤炭资源埋藏较深,大多数的资源依靠井工开采,一直依靠垮落法管理顶板,也就是俗称的“放顶”,这也就不可避免地出现土地塌陷等生态灾难。

    让所有煤炭企业纠结的是,出于自身利益以及社会效益的需求应当努力提高资源回采率,让宝贵的资源尽可能多地服务社会,然而立足于生态环境的考量需要留下足够的煤炭支撑来减少对生态环境的破坏,两难之间很难求得正解。
    和煤炭开采如影相随,村矿矛盾在所难免。环境污染、地表沉陷以及故土难离的情感依存都会成为移民搬迁的障碍。
    “故土难离,我搬出来了,祖宗们还在坟地呢”,盂县一位村民这样说。
    能不能找出一条新路?
    把资源和谐地解放出来
    偶然的一个机会,网上一条关于充填开采信息让东坪人激动不已。
    所谓充填开采,就是随着采煤工作面的推进,向采空区送进矸石、膏体等填充材料,并在充填保护下“把资源和谐地解放出来”。
    山西是煤炭富集区,一个地方挖完了转战另一个战场,在煤炭生产行业,这已经成为一种固有的思维,如果不是无路可走,没有人对这样的信息感兴趣。
    困囿于资源的匮乏,在此之前,山东、河北、河南、安徽等省的煤炭企业,不约而同开始探索推广煤炭的充填开采技术。
    山东煤炭有上百年的开采历史,加之全省村庄、建筑物稠密,村庄压煤占到可采储量的60%。为此,从政府的宏观层面入手,山东省坚持保护性开采与稳采策略,强化监管,探索实施充填开采。山东能源新汶矿业集团经过8年的探索和实践,相继在14个矿井、81个工作面实施了充填开采,累计完成以矸换煤1000万吨。
    山东能源集团旗下的淄博矿业、枣庄矿业、肥城矿业等均有矿井在实施充填开采,充填开采煤炭产量1400万吨。
    河北冀中能源[-0.98% 资金 研报]集团有20多个矿井应用了充填开采技术,从“三下压煤”中回收资源230万吨。
    “东坪能不能成为我省这个产煤大省充填采煤‘第一个吃螃蟹’的”,董事会上,史向军提出这样的问题。
    2010年3月,东坪煤业从董事长到相关职能科室人员,分批到中国矿业[-2.99%]大学、河北冀中能源等地考察。在中国矿业大学,让马占国教授奇怪的是,考察人员随行的汽车后备厢里,下井的全副武装总是准备得满满当当,“这些人对专业的理论数据好像不是很感兴趣,必须看实际的应用”,煤矿人的实诚感动了矿大的人员。
    3月10日,中国矿业大学马占国教授及其博士生来到东坪,深入到综采工作面,查看相关顶板、煤质、压力等情况,并对充填采煤技术进行了多次实地论证。
    8月5日,国内充填开采的顶级权威、中国矿业大学的缪协兴校长、马占国博士带领充填采煤的全部技术团队实地考察,对充填材料的储备运输情况、充填采煤的技术可行性实地研讨。
    2011年1月6日,省煤炭工业厅组织专家,对东坪与中国矿大共同研制的新型采煤技术——综合机械化固体废弃物充填采煤技术进行论证,批复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