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新闻中心>行业动态
走出三下压煤困境 盂县东坪煤业充填开采探索实践

    东坪煤业财务人员为记者算了这样一笔账,企业这一项目总投资近1个亿,运行开始后,充填材料吨煤成本增加3.97元,加上折旧等其它费用,吨煤增加成本11元左右,“老矿井本来就吨煤成本高,利润空间有限。前几年市场好的时候这些成本可以忽略不计。煤价下滑,充填开采就有压力。”东坪煤业书记赵喜柱说,面对新矿,如果没有政策层面的扶持或者强力推行,就更加缺乏充填开采的动力。
    效率同样也是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企业认为,由于充填开采技术要求高,工艺复杂,工序穿插,生产效率就会相对较低。例如一个工作面进行充采的同时,若充填的速度跟不上采煤的进度,采煤就得停下来等待充填,是典型的“以充定产”,这也会影响煤炭企业实施充采工艺的积极性。
    市场的本性是趋利避害,无可厚非,但是政府应当从宏观层面,为企业寻求到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兼顾的平衡点。业内人士认为,“复制东坪”,政策的倒逼机制必不可少。
    按照煤炭发展“十二五”规划,原则上新建煤矿不设立地面永久矸石山,既有煤矿当年排放的煤矸石要全部利用,优先用于充填开采。健全现有煤矿因生产造成的地质灾害补偿机制,提高补偿标准。煤炭企业出于长远的发展,才会增加主动“复制”的积极性。
    政策的扶持同样必不可少。史向军建议,应当加强技术改造项目投入扶持力度。利用煤矿安全改造、煤炭产业升级等中央预算内资金支持煤矿企业实施充填开采,省级财政制定配套扶持政策,“举龙头、带龙身”;加强税费扶持政策,推动充填开采煤炭资源税费优惠,减轻充填开采企业的成本负担;从国家宏观层面,能否将以煤矸石等尾矿废渣为主要填充材料,充填开采的煤炭产品,列入资源综合利用目录,享受国家关于资源综合利用增值税政策。
    可喜的是,东坪已经起步。考虑到充填物的运入、煤炭的运出,以此为依托,东坪的中盂国际物流园亦进入紧张的前期规划。附近村土地恢复治理的方案亦放在了董事长史向军的案头。
    解决了“不可采”问题,下一步的目标是“不能采”。几十年的发展过程中,原有20%多的回采率浪费了很多宝贵的资源,充填开采,东坪还要做“回头客”。东坪人说,东坪曾有过辉煌的历史,而今天续写辉煌又翻开了新的篇章,这也是一次再也不能错过的机遇。
    我们有理由相信,插上科技的翅膀,老矿新生的东坪定能描绘出更加绚丽的画卷。
    我们也同时期冀,为了我们脚下的土地,清清的流水、湛蓝的天空,能有更多的煤炭企业“复制东坪”,共同奏响我省煤炭企业转型发展的时代强音。